富二代APP

  • 河南網站建設-鄭州網站設計-鄭州網站建設-手機建站-鄭州建站-上海建站

  • 專注網站建設 服務熱線: 13061801310

當前位置:好東東網 > 近期動態 > 美文欣賞 > 正文

揀盡寒枝不肯棲

發布時間:2020-04-07 | 發布者:  | 瀏覽次數:

1:
淺霧,淡霜,薄愁?萏,老樹,昏鴉……
倦鳥歸林,暮色四合,月,在藍空下開始斜墜,不團,不圓。
夕陽在地球那一端升起,車如流水,笑靨如花。今夜的笙歌今夜的酒,在誰的庭院微酣、唱響。時間的另一端,可否有古樽上銹跡斑斑的暗紅融化在白色的液體,讓血脈膨脹!
笛聲遠了,古老的簫聲也遠了,二十四橋明月夜,我想摔碎這裝不下紅塵的酒盞,用它鋒利的刃剖開流動的脈搏,染紅西天外一抹晚霞。
2:
癡妄,等待,月早已經過了柳梢,只是這月色下的樹影,搖曳的枝條不再是春天的雨中泛綠的鮮色。我手捧三月的天書在醉眼里尋覓那一條永遠的坦途。寧愿塵煙四起,趟開坎坷的山路。
一只鳥撲啦啦的飛過,故國河山只留下一卷泛黃的詞。繁華深處的寂寞被文字打點,背負的行囊依舊空空如也。
倦飛的鳥,是什么擾了你的清夢?當一個身影慢慢走遠,棲息在寒冷的枝頭。像驛站里的游子蜷縮疲憊的身體,收攏秋風浸透的羽毛。
這個夜,醉倒在城市的街頭,沒有人看到闌珊的夜色下踉蹌的跋涉。歡聲笑語響徹在燈紅酒綠的光影,可以忘掉所有無關的事物,眸色的迷離倒映在晃動的酒中。
3:
醉了,笑了、月中天,倦鳥盤旋,一個夢被月光投射。燭火,簾隴,秋蟲,交織的音色是這首小夜曲里不合拍的旋律。秋水,寒煙,一面古色古香的銅鏡里長發遮眉,蓮步輕搖,白色的紗裙被蘭指勾起,無法移動的身影醞釀不出所有的情緒。
我在遙望,可惜看不穿時空外所有的表情。這月光隧道里還有歌舞升平,隔江猶唱的后庭花在勁風中,凋零……
捧著古老的樽,摔不破的歷史就像一闋千年流傳的詞不腐不爛。在酒酣時入定,古老的山門和江南的煙雨都不是蒼鷹的棲息地。
遁入塵世之外的路,在哪里?
你的眸子濕了嗎?攏發,低眉,還有一千年前初見的充滿靈氣。仲秋,百草折伏的茫茫曠野,熟稔的詞吟哦生疏的意:牽篷掩花面,何處不堪憐……
月色和清霜開始交融,西域遷徙的族群里我再也看不到你藍色的眼睛。我看到黃沙遍野,也看到夕陽如火,只有午夜的駝鈴在篝火邊偃息,
鳴沙山斷崖上還有西域古老的胡笳嗎?苦行僧者的缽裝滿納木錯湖眼淚。夢想飛天,詩人在的道場寫下了那一世的傳說……
4:
缺月,疏桐,更深,夜漏。
歲月涂滿的風霜不再是西山上的楓紅,古老的樽從手中跌落,只有無色的液體在眼前流淌。想起多年前那副柔美的畫面,在嬌媚的吟哦一句:婉轉郎膝上,何處不可憐
這是幻覺,世上沒有相同的葉片,卻有相同的紅塵,無處避世的無奈不會繁華落盡。白色夢,黃色的沙以及滾滾的江水在你的國度沖擊成寂寞的沙洲,我、只是一只掠過的寒鴉。
今夜,心靈的三角洲上,久久盤旋的疲憊落在夢的枝頭,讓一些渾濁的思緒在你的眸子沉淀,寂靜,無聲……

轉載請標注:東東工作室—— 揀盡寒枝不肯棲

上一篇: 最遙遠的距離
下一篇:沒有了
内蒙快3推荐一定牛